浙江好人郑娜宜
发布时间:2016/3/21

今年68岁的郑娜妮是四都镇傅筑园的一个村民,和大多数农村妇女一样,她勤劳、节俭、善良、朴实。不过,了解她的人都会惊叹她的坚韧。因为她,用柔弱的肩膀扛起了一个大家庭,并悉心照顾偏瘫的丈夫整整26年。邻居们都说,真不容易啊,要不是娜宜那么好,吉仁活不了那么久。郑娜宜却说,“他是我丈夫,照顾他是应该的,我只是陪他走到最后。”

临近中午,笔者终于见到了郑娜宜,她正将一筐早上捡来的橘子切开来晒干。丈夫郑吉仁去年走了,让郑娜宜的生活多出许多空闲时间,儿女都劝她好好休息。但26年来形成的生活规律,让她停歇不下来。早上5点多,本来是郑娜宜起床为丈夫郑吉仁做早饭的时间。现在,她简单吃两口就到田地里干活。郑娜宜说,“老伴走了,就我一个人,一开始真有点不习惯,还是忙点好。”

郑娜宜曾经是一名老妇女主任。1979年,当时的计划生育工作很难推行,为了响应国家政策的号召,她的第一任丈夫郑华伟积极支持她工作,在村里带头做了节育手术。因为田地多,家里劳动力又少,丈夫郑华伟在术后依然卖力干活。由于劳累过度加上术后感染,郑华伟一病不起,没过多久便撒手人寰。此时,郑娜宜不才40岁,上有二老,下有4个年幼子女,丈夫的离去让她感觉天都塌了。但日子还要过下去,郑娜宜在亲友的帮助下办好了丈夫的身后事。收起悲伤,她每天起早贪黑,一边做好村里的工作,一边照顾儿女、老人,还要顾着家里的田地,努力扛起了这个家。

几年后,在亲戚的介绍下,郑娜宜认识了第二任丈夫郑吉仁。了解到郑娜宜的情况后,郑吉仁决定到郑家做上门女婿,为这个在他眼里坚强的女人分担生活的艰辛,也给自己组建一个家庭。郑吉仁的到来,让这个家重新完整起来,他身强力壮又勤快肯干。不仅田地、山场的活都包了,有了空闲还利用自己“箍桶”的手艺赚点钱贴补家用,他所做的一切让郑娜宜抛开了曾经的阴霾,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了这个后爸。

 “当时,在九江部队的老二写信来,让我去部队玩几天。我回信说,让你叔(郑吉仁)去吧,他在家辛苦也很少出门,我在家里管好3亩地。”郑娜宜说。于是,二儿子热情招待了郑吉仁,带着他游览了九江,拍摄了许多的照片,让后爸留念。

但是天有不测风云,从九江回家后,郑吉化突发脑血栓然中风了。郑娜宜和三儿子赶紧用板车拉着他到了江山人民医院治疗。“农历6月份,是天气最热的时候。那时医院的住院条件很差,病房里没有电扇。”郑娜宜对当时的情景记忆深刻。为了给丈夫降温,她绞尽脑汁,用两个空的葡萄糖瓶架起郑吉仁的后背,用扇子在他背下扇风,虽然自己又困又累却没有停下手中的扇子。“当时,他病得很严重,医生也说很棘手,看到医生我就下跪,求他能治好我丈夫。”郑吉仁的命虽保住了,但却瘫在了床上。此时他们最小的女儿才三岁。

由于经济有限,在丈夫病情稳定后,郑娜宜将他接回家照顾。刚开始的半年,郑吉仁只能躺在床上,根本动不了。郑娜宜每天早上四五时就要起床,给丈夫和孩子做早饭,然后下田干农活。回到家,自己顾不上吃,却喂完丈夫又喂孩子。晚上,她经常累得躺在床上爬不起来,但还是要给丈夫翻身、接尿“那时候冬天很冷,躺下被子刚变暖,他要起夜,我又从被窝里爬起来照顾他,每天夜里至少五六次。”郑娜宜回忆说,“照顾他确实很辛苦,但我知道他自己看着我受累心里更痛苦。”于是,每天白天郑娜宜就背着他出门透气。瘦小的她将一个体重140多斤的大男人从床上背到门口,中间还得歇口气。她还特意为郑吉仁订做了一个坐桶。“为了让他坐得舒服,我每次都会找来凳子将他的双脚架起来。坐久了他会下滑,所以在家里做家务的同时,我不时会去看看他的情况。”虽然丈夫瘫痪了,但她依然让他保持清爽。夏天哪怕再忙,也会为丈夫擦身、换衣服,而且擦身子的水还是用开水放凉了才用。邻居们打趣说,郑娜宜照顾丈夫就跟照顾做“月子”一样。

在郑娜宜的照料下,郑吉仁逐渐恢复,能利用长凳自己行走,还能做一些简单的家务。“他一共磨坏了家里4条长凳。”那些损坏的长凳,见证了那段艰难岁月里的相濡以沫。看着它们,郑娜宜眼圈发红。穿衣、洗漱、按摩、搀扶着走路……如此细致的照顾,26年如一日,一切还历历在目。生活逐渐好起来,她就盼着老伴身体好一些。“我没想到他走得这么快。”说起丈夫,郑娜宜抹了抹眼泪。与郑娜宜做了25年邻居的徐晓燕感慨地说:“郑婶在外是男子,在家做女人。她的耐心和善良,还有那坚韧的性格都让我感动和佩服。”